ofo创始人戴威“谢幕”,共享单车终于只剩一家?

浏览量:243 次

这场由资本导演的出行狂欢,最终也以资本逼宫落幕。

文 | 小丫

从2015年3月唯猎资本投资ofo小黄车,到2018年10月22日ofo创始人戴威离场,ofo在经历了三年多时间的疯狂发展后,终于黯然“易主”。

在这期间,ofo与竞争对手摩拜的烧钱大战,让市场为之震惊,拼融资、拼技术、拼数据,甚至到海外搏杀。小蓝单车、小鸣单车、悟空单车、3Vbike、町町单车等等小玩家们,则因不堪资金压力早已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之中。

有人跑路,有人破产,满大街的破铜烂铁,这场惊天动地的共享单车大战过后,可谓一地鸡毛。

戴威“谢幕”

是自愿还是被逼无奈?

10月22日,有消息说,ofo运营主体东峡大通(北京)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更换了法人代表,ofo创始人戴威不再担任该公司的法人代表,并退出了公司的董事会。自10月22日起,东峡大通的法定代表人由陈正江担任。

戴威毕业于北京大学,在校期间曾经担任学生会主席。2014年,还在北大读硕士的戴威,创办了ofo,致力于“以共享经济+智能硬件,解决最后一公里出行问题”。

为了争夺新用户,ofo从2016年冬天就开始了烧钱大战,补贴方式花样百出,相继推出“充值返现”活动、“红包车”、“免费骑”、“宝箱车”等等。

在广告营销上,ofo先后邀请鹿晗代言,与环球影业合作打造大眼小黄车,以小黄车背景改造一线城市地铁车厢等;摩拜则与京东合作助力京东618购物节,与卡美珠宝合作“分手盒子”,利用自媒体微博宣传等来做文章。

ofo曾邀请明星代言广告

无论是公关推广,还是各种IP化的跨界合作,都需要非常高的投入。

2018年5月中旬,ofo披露的财务数据显示:ofo对供应商欠款约12亿元,城市运维欠款近3亿元,合计欠款15亿元。

8月31日,上海凤凰公告称,ofo拖欠货款达6815.11万元,天津飞鸽、富士达、雷克斯等自行车生产商,都遇到了类似情况。据悉,上海凤凰为ofo生产的单车,每辆车的利润只有不到10元。

作为难兄难弟,摩拜的经营状况也好不到哪里去。

2018年4月,摩拜以27亿美元估值被美团并购。根据美团招股书披露,4月4日起26天内,摩拜亏损约4.07亿元。2018年上半年,摩拜营收26.6亿元,亏损30.6亿元。

经营困难的企业创始人

往往会遭遇资本逼宫

2018年5月15日,在拒绝了滴滴的潜在收购要约后,戴威号召大家战斗到底:“如果不想战斗到底,现在就可以离开,公司未来将保持独立……”

其实,自2017年以来,一向主张打价格战的朱啸虎就已经改口,多次呼吁两家头部公司的合并,并努力撮合。然而,都被戴威拒绝了。

“当投资人不想再继续玩下去的时候,他肯定要套现退出。从历史经验来看,推动合并就是其前奏。”

但是,合并不是能够风平浪静的,尤其是对资本裹挟的创业团队而言,比如优酷与土豆、快的打车与滴滴打车、赶集网与58同城,总需要有一位创始人懂得“功成身退”。

对造就这些公司的资本来说,“这是生意,与创业者个人无关。”“不识时务”的戴威,不过是新添加上去的一个案例。

据悉,此次接替代戴威的陈正江,是ofo最早三个员工之一,在ofo负责供应链。

据天眼查显示,在担任ofo法人代表之前,陈正江还曾在FIT24健身(北京飞特二四科技有限公司)担任高管。FIT24健身成立于2015年5月,是一家面向白领的连锁智能健身品牌。曾在2016年九月获得天使轮融资,而投资方正好是ofo小黄车。

一度沦为烧钱游戏

“伪需求”终于退场

高频次、低客单价、高活跃用户、超强现金流、RevPac相对稳定、解决出行最后一公里等等特点,使共享单车成为继专车之后又一出行风口。

资料显示,高峰时仅两大共享单车巨头就聚集了数十家资本。其中,摩拜的投资机构包括:高瓴、华平、腾讯,以及一系列知名VC,包括红杉、启明、贝塔斯曼、愉悦、创新工场、熊猫、祥峰,乃至美团王兴、易车李斌也参与其中。

ofo的投资机构包括:滴滴,金沙江、天使投资人王刚、中信产业基金、经纬、Coatue、DST创始人Yuri Milner,还有小米、顺为、真格、元璟、唯猎等知名VC入局。

在资本的追逐下,行业进入了疯狂发展阶段。但是,共享单车盈利模式趋同,包括租金、押金、平台开放及大数据,模式复制易,行业壁垒低。

实际上,单车的需求市场十分有限。作为城市交通系统的补充,只有北上广深这样的超大型城市、地铁公交等公共交通系统发达,1-3公里短途出行痛点明显的城市才能够支撑起共享单车的发展,而全国总体适合共享单车发展的城市可能不过百座。

小蓝单车创始人李刚曾对国内共享单车的市场总额做出过预计:共享单车市场每天大概能有1亿到1.5亿的出行频次,按每出行收入1元计算,一天的营收总额就是1亿到1.5亿元,每年365天的总额就是1.5亿元*365=547.5亿元。也就是说,一年还不到600亿元。李刚说这就是国内共享单车市场的天花板。

随着国内共享单车市场的饱和,全国主要城市纷纷开启“禁投”模式。

2017年6月份,悟空单车宣布倒闭,成为第一家死亡的共享单车公司;紧接着,3Vbike、町町单车、酷骑单车也纷纷陷入倒闭潮;当年11月,排名行业老三的小蓝单车也不行了,据传欠下100多万元的物业费,拖欠供应商款项高达2亿……

2017年10月24日,共享单车出现了“并购第一案”,这也被认为是共享单车行业进入竞争尾声的征兆。

2018初,朱啸虎的妹夫欧成效在自己的公开讲座中爆料,称朱啸虎已经把所持的ofo股份尽数卖给了阿里巴巴。而就在此前不到两个月,朱啸虎还公开表示,“靠烧钱起来的,基本都是伪需求,我以后不再投烧钱的项目。”更早前,他还声称,“投ofo的时候不知道这么烧钱。”

 
®关于本站文章™ | 若非注明原创,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,如有侵权,请联系我们™
㊣ 本文永久链接: ofo创始人戴威“谢幕”,共享单车终于只剩一家?